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行業(yè)交流

中西部市縣推進(jìn)隱性債務(wù)清零試點(diǎn),已有西藏、陜西等提出隱債清零

2022年03月04日 點(diǎn)擊量:[5760次]

來(lái)源:第一財經(jīng)

當前防風(fēng)險一大重點(diǎn)工作是防范化解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,財政部已經(jīng)選擇廣東、北京、上海等財政實(shí)力強的地區率先開(kāi)展全域無(wú)隱性債務(wù)試點(diǎn)工作,其中廣東率先宣布去年如期實(shí)現“清零”目標。

而一些中西部市縣也正在開(kāi)展隱性債務(wù)清零試點(diǎn)工作。

西藏自治區財政廳在今年預算報告中稱(chēng),去年爭取中央財政試點(diǎn)資格,組織做好全區縣級隱性債務(wù)清零工作,積極采取債務(wù)展期等方式緩解化債壓力。今年將開(kāi)展地市級隱性債務(wù)清零試點(diǎn)。

陜西省財政廳在今年預算報告中表示,去年實(shí)施“建制縣”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化解試點(diǎn)。今年推進(jìn)隱性債務(wù)“清零”試點(diǎn)。另外,陜西省興平市、漢中市、榆林市定邊縣近期成立隱性債務(wù)試點(diǎn)清零工作專(zhuān)班,以推進(jìn)當地隱性債務(wù)清零。

國盛證券研究所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楊業(yè)偉告訴第一財經(jīng),各地能否實(shí)現隱性債務(wù)清零,取決于兩個(gè)條件,一個(gè)是地方財力狀況,即有沒(méi)有清零的能力,另一個(gè)是地方隱債規模,即清零的壓力如何。陜西、西藏等地財力雖然有限,但隱債規??赡芤膊皇呛艽?,這可能是這些地方能夠開(kāi)展隱債清零的原因。隱債清零目前可能進(jìn)入到了以地市甚至區縣為單位多點(diǎn)開(kāi)花的階段,條件成熟的可能都能夠試點(diǎn)隱債清零。

中央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溫來(lái)成教授告訴第一財經(jīng),西藏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存量規模較小。目前通過(guò)不同類(lèi)型地區的隱性債務(wù)清零試點(diǎn),探索各類(lèi)政策工具的運用,有利于逐步在全國解決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問(wèn)題,實(shí)現國家的穩定、可持續發(fā)展。

隱性債務(wù),是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債務(wù)限額之外,直接或者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以及違法提供擔保等方式舉借的債務(wù)。目前隱性債務(wù)規模尚未對外公開(kāi),但由于2018年以前增長(cháng)過(guò)快,規模較大,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加大,這引起中央警惕。

2018年以來(lái)中央要求各地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,不少省市出臺了五年至十年的隱性債務(wù)化解方案。經(jīng)過(guò)近些年遏制新增隱性債務(wù),積極穩妥化解存量隱性債務(wù),財政部表示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總體可控。

去年底財政部副部長(cháng)許宏才在國新辦發(fā)布會(huì )上表示,防范化解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,終極目標是實(shí)現全國范圍全面消除隱性債務(wù),并建立長(cháng)效監管制度框架,清除隱性債務(wù)形成的土壤環(huán)境,堅決不留后患。經(jīng)國務(wù)院批準,上海市、廣東省等經(jīng)濟體量大、財政實(shí)力強的地區,率先開(kāi)展全域無(wú)隱性債務(wù)試點(diǎn)工作,實(shí)現隱性債務(wù)清零,為全國其他地區全面化解隱性債務(wù)提供有益探索。

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大學(xué)教授、博士生導師吉富星告訴第一財經(jīng),抓實(shí)防范化解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工作,尤其是隱性債務(wù)清零工作具有很大挑戰,但也具有重大意義。一方面,2018年中央部署5-10年間將隱性債務(wù)化解完畢,但各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不均衡、財政壓力差異較大,相比廣東、上海、北京等發(fā)達地區全域無(wú)隱債而言,部分中西部地方政府在短期內清零隱性債務(wù)可能還存在較大難度。

“另一方面,隱性債務(wù)清零工作雖有挑戰,但具有積極意義,隱性債務(wù)普遍存在成本高、風(fēng)險大等問(wèn)題,該工作有助于推進(jìn)政府債務(wù)顯現化、規范化,切實(shí)落實(shí)政府債務(wù)的透明、績(jì)效和問(wèn)責,更好地統籌好安全與發(fā)展問(wèn)題?!奔恍钦f(shuō)。

他建議,隱性債務(wù)清零工作可結合地方實(shí)際,在合理的計劃期限內積極謀劃、合法合規、扎實(shí)推進(jìn)。各地可“一地一策”、“一債一策”方式,因地制宜抓實(shí)隱性債務(wù)化解工作,壓實(shí)還款來(lái)源和責任主體,尤其是要防止數字化債、虛假化債等現象。

“在當前財政緊平衡和部分地方財政存在較大壓力時(shí),債務(wù)化解工作應在政策框架內量力而行、積極有為,做好系統謀劃、必要的政策支持,既要穩住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大盤(pán),又要切實(shí)防止發(fā)生‘處置風(fēng)險的風(fēng)險’?!奔恍钦f(shuō)。

近些年中央強化隱性債務(wù)監管,尤其是不斷壓實(shí)地方主體責任,比如此前中央要求防范化解經(jīng)濟金融風(fēng)險,建立地方黨政主要領(lǐng)導負責的財政金融風(fēng)險處置機制。

許宏才在上述會(huì )議上,談到穩妥化解隱性債務(wù)存量時(shí)表示,堅持中央不救助原則,做到“誰(shuí)家的孩子誰(shuí)抱”。建立市場(chǎng)化、法治化的債務(wù)違約處置機制,穩妥化解隱性債務(wù)存量,依法實(shí)現債務(wù)人、債權人合理分擔風(fēng)險,防范“處置風(fēng)險的風(fēng)險”。

吉富星建議,地方要統籌好有序清零隱性債務(wù)、遏制新增隱性債務(wù)、切實(shí)推進(jìn)融資平臺轉型等工作,強化政府債務(wù)的合并監管、穿透監管和問(wèn)責,防范財政風(fēng)險隱匿或隱性累積,切實(shí)構建好透明、規范和高效的債務(wù)治理體系。

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主要由地方政府通過(guò)當地城市投融資平臺(下稱(chēng)城投)公司舉債累積而成,因此隱性債務(wù)清零對城投影響備受關(guān)注。

楊業(yè)偉表示,隱性債務(wù)清零如果能夠借助政府債券或者財政資源,一方面能夠降低此前城投等的債務(wù)壓力,另一方面,也能夠拓寬城投融資渠道,特別是對于此前受隱債約束無(wú)法進(jìn)行的融資。對城投來(lái)說(shuō),能夠改善債務(wù)壓力且提升融資能力,因而有助于其信用狀況改善。

當然,也有分析師認為,隱性債務(wù)清零的地方城投債務(wù)與政府信用徹底脫鉤,對于那些不承擔重要職能的城投公司來(lái)說(shuō),未來(lái)安全性值得警惕。

(轉載是為了更好地傳播資訊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及時(shí)聯(lián)系刪除